北理工研究生院(北理工研究生院 嘉兴)




北理工研究生院,北理工研究生院 嘉兴

2020年的一天,上海市警方在自己辖区内进行外来人员普查时,在一片等待拆迁的老旧小区地下室内发现了一个浑身脏乱,衣衫褴褛的流浪汉。

流浪汉

居住环境也是杂乱不堪,到处都是被捡来的各种垃圾包围,还散发着难闻的味道。

由于这位流浪汉蓬头垢面,警方一时间无法确定他的年龄和身份。这个男子究竟是谁?

经过警方的调查,最终弄清楚了这个流浪汉的真实身份。他竟然是已经失踪12年的北理工状元姚远。

作为天之骄子的他如今为何落得这步田地,姚远这12年究竟遭遇了什么?每一个熟悉他的人都急于找到答案。

乞丐

姚远,1971年出生于湖北省的一个偏远的小村子,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但姚远却天资聪颖,读书也异常刻苦。

出身贫寒的他深知,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最终摆脱种地的命运,过上大城市的繁华生活。

从初中到高中姚远都是全班同龄人眼中的标杆,也是父母心目中的骄傲。

1990年,19岁的姚远参加高考,一举拿下了当年的理科状元,引起十里八乡的轰动。

据姚远的父母回忆,当时他们走到哪里都是挺直了腰杆,深深为儿子感到自豪。

虽然家境贫寒,姚远父母还是为此专门办了几桌,宴请亲戚朋友。

按当时的成绩,姚远可以有很多选择,但他毅然报考了北京理工大学,因为北理工的工学院在全国首屈一指。

到了大学后,姚远的见识眼界一下就打开了,看到身边的同学们都是家底殷实、背景深厚,而自己出身农村,让他感到了一丝自卑。 在北理以前的同学眼中,姚远是典型的闷葫芦,除了整日泡在图书馆里面读书,也不愿和同学多来往,甚至很多人到毕业时都没跟他说上一句话。

性格内向的他总是自顾自地做着自己的事情,或许在姚远心里面有着自己骄傲的一面,毕竟自己是以高考状元的身份进入大学的。

很快,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涯就结束了,姚远也提前被中国工业兵器集团相中,成为集团下面214研究所的一名研究人员,端上了国家的铁饭碗。

他自己对这份工作也非常满意,姚远父母回忆道:姚远当时第一时间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们,他还对我们说,等他在那边安顿好了,就把我们接过去住。

摆脱了农村人的身份让姚远踌躇满志,他觉得自己可以尽情的大展拳脚了。

但任何工作都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更何况在军工系统这个讲资历讲成绩的地方。

作为一名小小的实习研究员在这里就是最底层的存在。姚远整日都埋头从事着枯燥无味的研究工作,这离他最初的设想相差甚远。

更令他感到苦恼的是,在研究所内部,与自己同一批进入的同学很快就评上了副研究员甚至研究员,而自己这么多年却依旧原地踏步,还是一名助理研究员。

这让姚远内心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毕竟他有着属于他自己的骄傲。每次回老家,姚远总是最耀眼的存在,走到哪里都被左拥右簇。

不仅如此,姚远看着旧日的大学同学,有的自己创业已拥有千万身家,有的成为企业中层,年薪上百万,不仅有车有房,还娶妻生子,过得十分美满。

而自己每个月拿着三千多块钱的死工资,住的还是单位的职工宿舍,尽管也有很多人给他介绍对象,不是学历低自己看不上,就是自己看上的又嫌自己穷。

姚远

姚远父母对此也是十分着急,多次催促自己赶紧成个家,让姚远内心更加烦躁。

在研究所挣扎了9年后,2003年姚远终于下定决心辞职,要自己出去闯荡一番事业。

虽然此时的他已经32岁了,但姚远觉得凭借着自己北理工高材生的身份和在研究所的资历,哪里不愁没人要呢?

于是在对父母谎称自己调到上海工作后,前往上海寻找自己人生新的机遇。而这一去就是17年,姚远最后成功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落得十分凄惨的境地。这17年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姚远来到上海后,如同当初大学毕业时一样,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同时也背负了巨大的压力。因为他知道这是一次破釜沉舟的举动,不成功便成仁,留给他的没有任何退路可言。

但由于多年待在研究所,与外界接触不多,很多思想都与社会脱节得厉害。要知道在这九年间,中国经济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活跃的市场经济,激烈的行业竞争,所谓的高学历只是一个敲门砖而不是一把万能钥匙,企业更看重的是你的能力和业绩。

更何况32岁的年龄,没有丰富的从业经验,一切都是从零开始,与刚从大学毕业的学生几乎是站在同一起跑线,而别人还具有他不具备的年龄优势。

在应聘时,别人参加面试都是侃侃而谈,而自己除了介绍自己的履历外,都几乎无话可说。这让姚远内心深处产生了深深的挫败感。 尤其是很多用人企业看到姚远9年工作却还在原地踏步,都觉得他是空有一身学历。

姚远也在一次次的应聘中认清了现实,从开始的非大企业大集团不应聘,变成了只要企业招人他都去。因为他如果再不找到工作,就真的没法跟家里面年迈的父母交代。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家愿意聘用他的中型企业,在这里他发现跟自己一同被招进来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大学毕业的年轻人。整日紧张忙碌的工作节奏让他很不适应,每天做着一些非常简单的设计加工不说,还经常被比自己年龄还小的企业管理者呼来唤去。

而这时,自己的父母也打来电话,对他一顿呵斥。原来他们从原单位得知自己并不是工作调动,而是辞职。

姚远的父母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放着好好的铁饭碗不要,非要辞职去上海另谋出路。

听着父母电话里面的哀叹声,姚远第一次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有多么的失败。此时的他多么渴望成功,内心也变得异常浮躁,急于求成的他在一次与经理因小事发生争吵后,就索性辞职了。

辞职在家的姚远

然后就是一次次地重复着应聘—辞职—应聘,最短的工作还干了不到一个月。以至于频繁的辞职让很多用人单位都对他避而远之,曾经北理工高材生的身份不仅没有成为他的加分项,反而沦为别人的笑柄,这让姚远的心理开始产生了扭曲。

很快,五年时间过去。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全国各行各业都面临大规模的裁员潮,更别说招人了。

姚远在漂泊五年后,没有稳定的收入来源,加之上海这个地方物价高、消费高,房租费、生活费等各种开销让他多年积攒的积蓄也逐渐见底。

37岁的他,又不愿意去做那些繁重的体力活,技术工作又没有哪家企业愿意用他,又加上经济危机,姚远彻底断绝了最后的生活来源。一想到自己曾经辉煌的过往,想到父母那渴望的眼神,想到自己曾经的高中、大学同学都已经事业有成,而再看看自己挣扎多年,如今却混到这个地步,没脸见人的姚远开始自暴自弃起来。

他扔掉了自己的手机,搬离了自己的住所,开始在上海四处流浪,靠捡残羹剩菜为食,再也不愿跟任何人提起自己的过往,仿佛姚远这个人从没在这个世界来过一样。

姚远失踪了,这一消息经过姚远父母的口,就如同晴天响雷一般飞速在他的家乡传开了,感到不可思议的人有之,感到惋惜的人有之,幸灾乐祸的人亦有之。

姚远父母发了疯地在上海四处贴寻人启事,找寻姚远的下落,但最终都无果而终,最后只得当自己的儿子发生了意外,孤零零地回到了老家,整日以泪洗面。

直到12年后警方才找到他们。得知自己的儿子被警方找到后,已是白发苍苍的两位老人立即动身前往上海。

在一家收容所里面,姚远的父母终于见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儿子。看到姚远那瘦骨嶙峋的样子,老两口不禁老泪纵横。

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曾经那个引以为傲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此时他们早已不在乎儿子是否能够光宗耀祖,只要他还活着就好。

当人们再次见到姚远时,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湖北老家,或许是多年的流浪漂泊让他逐渐醒悟,亦或者是来自父母的关爱让他感受到久违的亲情。

姚远的精神状态比最初找到他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转变。他也不再回避别人的目光,变得健谈起来,他说自己准备在家乡找一份工作,好好孝敬自己的父母,至于过去那些压在他身上的包袱早已成为过雨烟云。

出走半生,经过一场修行,或许归来仍是少年。

纵观姚远的人生经历,我们不难发现,正是他对自己有太多的期许,最终变成了一种执念,让他在追逐成功的路上逐渐迷失了自我。 如果他能够及早跳出高考状元这个虚名的影响,亦或者能够更加脚踏实地一点,或许他的人生轨迹就大不相同。

不管我们这一生经历着什么,过去成就了什么,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前进的包袱,或许退一步,海阔天空。

北理工研究生院(北理工研究生院 嘉兴)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郑州考研网 » 北理工研究生院(北理工研究生院 嘉兴)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